电影成功改编游戏就算是大圣归来也不行

时间:2019-10-26

  

电影成功改编游戏就算是大圣归来也不行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看,这俩公司都没有经验和能力把一块单机大作游戏的发行做到完美。

  有人会疑问,这样的游戏质量很差,简直就是毁原作IP。玩的人不在意吗,开发者不在意吗?玩的人或许真的不在意,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很难想象,在中国的四五线小县城里的人,他们网络都还不够发达,有的时候弹出来一个带明星头的页游广告吸引力对他们真的很大。

  所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到《长城OL》,到《西游伏妖篇》,再到《怒魂悟空传》。可以说,在中国如果你拍了一个玄幻题材的电影,但不改编个页游出来,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而替它说好话的媒体同样没有好下场。知名游戏视频制作者敖厂长就因为在游戏发售当日出了一个表扬《大圣归来》游戏好玩的营销视频,而被全B站口诛笔伐,压力之下还让他不得不写道歉信,并删除了视频。

  这样让人困惑、无奈甚至有点无厘头的局面,责任到底在谁?我们觉得出品方、开发商和网民,三方都有责任。

  但游戏上线后一开始有流量优势,进来的上百万玩家,大部分人都不会在意在开始买个10块钱左右的首充礼包(骗氪套路),甚至还有一些「养服大佬」,直接往游戏里砸几万十几万。所以在此之前花掉的100多万很快就能收回。

  并且很快,全网对于游戏《大圣归来》的失望无奈转换到了“众望所归”,许多人开始期待它越来越多的缺点被发现,这样才能喷的更厉害。短短几天,这会儿大家已经开始期待《大圣归来》做烂、做差,和一年前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如今骂游戏的人数,早以远远超过了购买游戏的人数,骂《大圣归来》成为一股风潮与“时尚”,和2015年电影上映时再对比,令人唏嘘。

  许多第一时间购买了游戏的玩家反馈:游戏优化很差,操作不流畅,过场景黑屏三次是常事;角色单一,敌人的模型从小怪加上boss一共不超过10个;游玩模式单一,作为动作游戏的手感还停留在2004年左右的水平;新增的电影故事以外的剧情,标榜是过场动画但很多时候都是在放“PPT”,真正的动画还是原作电影里就有的内容;最关键的是,游戏并没有达到3A大作的容量与体格,却依然卖了3A大作的价钱,让购买的人觉得很不值。

  而游戏开发成本极低,不夸张的说,页游真的可以只靠一个资深程序员就完成开发,租赁服务器因为数量少,周期短,也不会很贵,这里的成本也不过二三十万。

  换到游戏改编电影,其实大部分开发商的目的很简单——赚钱。而游戏里什么类型最赚钱?,答案是:页游。

  简单的换算一下,游戏厂商购买IP的钱不会很贵,一般不会超过100万。因为对于电影公司来说改编游戏赚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改编游戏了能够带动电影的流量,所以都是卖版权外包。

  更让所有人兴奋不已的是,这次《大圣归来》的游戏制作背后有索尼支持。互动娱乐(SIE)本社的北川龙太和服部达也都会参与到游戏的策划以及制作之中,并且游戏届时还会率先在PS4平台发售。消息一出,更加夯实了无数粉丝的信心——这一定是一款具有历史意义的国产良心。

  我们的疑问也随之而来,为什么游戏版《大圣归来》的口碑会这么差?它的质量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电影改编游戏在中国真的只能一直被诟病为“骗钱行为”吗?今天情报处就带着大家看一看这令人唏嘘的跨行业合作生态。

  可以看见,游戏《大圣归来》最大的问题,就是质量和玩家预期严重不匹配,于是犯了众怒。在众怒面前,哪怕是“情怀满分”如大圣,都不会被轻易原谅。

  而玩家不在意,开发商就更不在意了,因为赚钱的事,不丢人。没有人想要做「中国游戏教父」,大家只想做中国的「下一个马化腾」。

  在刚过去的周末,电影方面的新闻实在太多,让很多影迷忽略了一个游戏行业里的电影热点——《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游戏发售,并且扑街了。没错,就是那个举起“国漫崛起”的第一杆旗,在2015年以小博大成就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奇迹的“大圣归来”。

  尽管当时在China Joy上《大圣归来》的游戏演示画面还略显稚嫩,明显还处于开发期。但无论是电影的影迷,还是闻风而来的游戏迷,都相信明年游戏发售时会有完全不一样的面貌。

  说到这里,也要点名批评SIE。在2018年时声势浩大地宣传要扶持中国单机游戏在PS4上的地位,《大圣归来》就是他们的重点扶持项目,结果现在到了玩家手上只有这个质量,索尼也要背一点锅。证明当时索尼更多的心思都在推广自身品牌在中国的形象上,而不是真的扶持中国游戏。

  近年来,由于电影和游戏在中国市场的双向繁荣,互相改编的例子已经很多,我们以前还介绍过国产游戏改编影视剧的现状。

  和当年网上一片好评,微博一众自来水的情况完全相反,这次游戏版《大圣归来》招来的是一片差评,甚至来愿意给及格分的人都没有。

  张春林:有些股民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只 新股发行提速 如何减缓IPO带给市场的压力?

  首先,作为出品方的十月文化和绿洲游戏,第一目标是通过《大圣归来》的IP来赚一波钱,发挥电影的最大价值。我们看2018年公布预告后他们打出的数据:9.56亿票房,5.2亿次网络播放,1亿元周边收入——其实就是在表达一个信息,「大圣」很赚钱。而在这个娱乐互动的年代,动画和游戏又同属ACG圈,联系紧密,没有理由不出游戏再挣一波。

  说到这里,我们只能说,在中国想要搞个大游戏已经十分困难,更不要说电影改编游戏了。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最后再看现在吵得不可开交的网友们。诚然,从steam只有160评论可以看出,实际购买这款游戏的玩家目前并不多(steam平台需要购买后才能评论)。但是在很多讨论和谩骂《大圣归来》的评论区,动辄数量五六千甚至上万,很明显绝大部分人还并没有玩过游戏本体,完全是跟风谩骂。

  或许有许多人会反驳,自己看了预告,也看了主播直播,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这个游戏质量不行,这是作为一个玩家的基本判断力。但是,要说起基本判断力,当在看到经验如此浅的发行商和开发商团队时,不应该早就预判到游戏不会有太高质量了吗?然而到了这个时候才来谩骂,说到底还是跟风的倾向更多。那些花了钱没有玩到想要的游戏的玩家还说得过去,仅仅只是在大环境下敲键盘的人,还是希望手下留情。

  《双子杀手》120帧技术革新,但票房遇冷让人唏嘘;《沉睡魔咒2》虽低调上映,但票房稳定闷声赚钱;《航海王》票房意外火热,彰显二次元潜力无限;《好莱坞往事》紧急撤档,“辱华”又成热门话题。

  再说开发商HEXADRIVE Inc。,是一家日本的独立游戏工作室。他们此前参与过许多大作单机游戏的开发工作,包括《马里奥》、《塞尔达》、《最终幻想》、《生化危机》等顶级大作。但是独立制作游戏,《大圣归来》是第一次。所以开发商也和发行有同样的问题——经验不足。

  著名游戏平台游民星空上仅仅发售一篇介绍性质的评测文章,评论区也是硝烟弥漫,大量谩骂。

  游戏史上不乏第一个游戏就做成神作的例子,但是那毕竟是少数,更何况《大圣归来》游戏的制作周期只有1年多,对于一个单机游戏来说实在是太短。HEXADRIVE又是第一次独立操盘,哪怕背后有SIE帮忙监制,出问题也不是意外。

  所以为了赚钱,电影改编游戏,不可能看到高质量的完成度。像《大圣归来》这样铁着头做单机游戏,说好听点叫有情怀,说难听点叫蠢。

  你不赚钱,就要保证游戏质量,但是能保证吗?显然不能啊,因为好游戏都是花钱和时间还有人力砸出来的。国外的大游戏公司是怎么做游戏的:R星的《荒野大镖客2》,开发成本8亿美元,游戏质量肉眼可见,注定名留游戏历史。但试问在中国有谁敢出这个钱做游戏?任天堂近几年的代表作《塞尔达:荒野之息》,一个200人的团队开发了8年时间,但是在中国又有哪个公司愿意付出这样的人力和时间去做一个游戏呢?就算是号称支持了《大圣归来》的索尼,自己去年做了年度最佳游戏《战神4》,同样也是几亿美元的成本,以及五六年时间的开发。

  当然页游生命周期都很短,通常也就1-2个月。大部分玩家玩一两周就会腻掉,但这点时间,已经足够赚大钱。

  页游为什么赚钱?因为成本极低,来钱又快。首先页游厂商和电影版权费购买IP,然后只租用一个大服务器,基本上游戏已经成型了一半。游戏开发周期短,因为也有没有什么动态画面和操作,都是贴图和堆数据,基本上1个月不到就能做完。然后上线以后各种套路骗氪金。

  这无疑让影迷和玩家都为之一振,就好像电影《大圣归来》当年凭一己之力改变动画电影的行业现状一样,游戏《大圣归来》似乎也要扛起中国单机游戏的旗帜。

  但是,这两个公司在游戏行业都没什么经验。制作了电影《大圣归来》的十月文化是专业的影视公司,在此之前并未涉足过游戏行业,在这个项目里的地位更像版权方。而绿洲游戏也是一个成立于2011年的年轻公司,《大圣归来》出来前最著名的代表作就是《神曲》了,但包括《神曲》在内绿洲的游戏都是网页游戏,像《大圣归来》这种瞄准3A级的单机游戏他们也是第一次。

  前方的道路还很遥远,《大圣归来》游戏虽然失败了,但是他跨出第一步的勇气还是值得称赞。只不过对于中国市场来说还需要更多时间。

  在2018 年的China Joy上,无数媒体被《大圣归来》的游戏预告吸引。因为它不仅是一个知名电影IP的改编,更重要的是它所选择的改编媒介不是手游、页游这些被广泛应用的平台,而是选择了游戏里最难改编的“单机大作游戏(3A游戏)”。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金沙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