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访延寿县三越狱犯家庭高玉伦母亲:活着没啥

时间:2019-06-12

  李军海期待白天的到来,把自己的身影埋没在忙碌中时,他就会暂时忘记让他又爱又恨的“那小子”,今后他将独自一人支撑起这个只有他一名成员的家庭。 李军海回想起,2012年的一个夜晚,正在屋内睡觉的他突然听到西屋传来儿子与媳妇争吵的声音,李军海起床去询问缘由,打开房门刚刚说了一句“大半夜的你俩打什么仗啊”,李海伟突然停止与妻子争吵,几步就迈到父亲面前,抡起拳头就砸向李军海,李军海没有还手,任凭儿子打够了就不打了。李军海的两颗门牙就是在那次被打掉的。此后李海伟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为了避免与儿子发生冲突,全家人从那以后都很少再说话。感谢知遇之恩格子披记者递上的乌拉圭国旗,“那小子爱喝酒,品性跟他妈一模一样,他有精神病,行为和语言都和别人不一样,不能正常沟通。” 李海伟越狱后,李军海对儿子再不抱任何幻想,他只奢望能再最后见儿子一面。“唯一的儿子回不来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可日子还得继续过,不能因为他我也不活了啊,我还有个孙子,可爱的小孙子,他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李军海目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尽快干完地里的活,多挣些钱。再过几年他的小孙子就要上学了,作为爷爷的他希望能给孙子多攒些钱。 可自从李海伟越狱到被抓,这个父亲的心一下子又软了下来。对于李军海来说,他更希望儿子李海伟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听话、懂事,跟在父母的身后。“如今已经变成现在的样子,不等了,再等他也回不来了,但愿还能活,活着就好。” 李军海说:“以后就我一个人了,我不干能咋办。”从李海伟结婚到越狱前,李军海的心里十分恨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以致现在在外人面前提起李海伟,他都以“那小子”相称。 一家人虽然住在同一檐下,但却过着各自的生活,李军海说这是家里有两个灶台的原因,东侧的是那小子的,西侧是自己的。“那小子结婚两年后,我们的日子就分开过了,平时做饭也是分开的。他偶尔去趟地里也是有目的的,扒完苞米卖了钱,要是给老婆孩子花我也就不说啥了,但他偏偏不干正经事,把钱全都糟蹋了。”李军海说就连过年家里也是冷冷清清的,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年没吃过饺子了。 晚饭过后,昏暗的灯光下,李军海对着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的电视默默发起了呆。沉默了良久,他突然起身走到床前,从布满灰尘的外衣兜里掏出手机,借着昏暗的灯光,李军海拨通了儿媳的电话。几秒钟后电话那边传来一声“爸”,李军海“嗯”了一声,随后便是小孙子的声音。 习提八要求李克强访德国奥巴马叹地球失控诺贝尔和平奖非转基因广告词五星酒店主动降级北京雾霾橙色预警温州少女失联济南现胶带楼中国渔民遭韩警枪击北京APEC单双号限行戈尔巴乔夫住院万庆良被双开向占中发起人索赔女孩带毒品上学 2014年3月,李海伟进了看守所后,李军海没再进过儿子的屋。李海伟房间窗台上的三盆花已经枯萎,门口摆着一台洗衣机,屋内衣柜的门敞开着,里面杂乱地放着几件从前李海伟穿过的衣服。墙上挂着他与妻子的结婚照,还有儿子一周岁时的照片。李军海说:“人都不在了,还养花干啥,死就死了吧。想孙子了就去县里看看,光看照片也没用。”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金沙娱乐平台